冰冻蕨菜汁

_(:зゝ∠)_

一条爱演的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成一个傻子

豌豆黄儿:

*突发奇想极短打,今天看剧看疯魔了……极限二十分钟撸一个。




       喻文州有个梦想,考上中戏,踏平北影,当上影帝。这个梦想只有黄少天知道,并且深受其害。


       黄少天说,他本来是隐藏得很深的。可是关系越亲密就越瞒不住秘密,纸包不住火是必定的事情。


       事情来开始于普通的一天。


       黄少天走到半路鞋带掉了,于是蹲下来系鞋带,忽然感觉面前一道阴影。


       “谁让你跪下的?你是我的副队只有我才能让你跪。”


       黄少天听得整个人都懵逼了,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喻文州。心想着这是何方妖孽,变得还挺像那么回事。


       喻文州向他伸出手:“天儿,起来吧,朕恕你无罪。”


       “是,陛下。”黄少天几乎不过脑子地回道。


      喻文州大手一挥:“退下吧。”


      黄少天迷迷糊糊地退下后才发现,这剧情怎么这么眼熟呢,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不是他和喻文州昨天看的电视剧吗。


      没想到喻文州是这样一个浮夸的人,黄少天想。




       第二次是他们恋爱之后,黄少天早就习惯了下了训练就蹭去喻文州的房间扯扯皮,看看剧偶尔亲亲摸摸抱抱一下。


       这一天,黄少天刚爬到喻文州的床上躺下,就听得身旁的人说:“走开,我想孤独一点。“


       ”啊??“黄少天实力懵逼,这是怎么了我惹他不高兴了?我话太多他终于嫌我了?还是他在外面有人了??


      喻文州一脸高冷:”我是不会跟你走的,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随意践踏我的尊严。”


       黄少天稍稍有点回过味儿来了,这好像跟前几天看过的雷剧有一点点相似,于是他试着接道:“很好,女人,你已经引起了我的注意?”


     喻文州面无表情地朝他扔了个抱枕:“走开你这个臭流氓!!”


       黄少天也来了劲儿,笑嘻嘻地揽过喻文州的肩膀:“爱妃,莫要气坏了身体。”


      喻文州一脸严肃:“你拿错剧本了。”




     黄少天觉得自己太爱喻文州了,为了他苦练演技和反应力,为的就是能在他想演的时候随时陪他演下去。为此他还特别做了笔记,把近期喻文州看的剧的经典情节记下来,以备不时之需。


       因而有时他们是这样的。


      “黄少,不知有何事要与喻某在此一叙。”


      黄少天放开奶茶吸管抬起头:“先生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又心思缜密,有未卜先知之能。相信我想做什么,已经不必明说了吧?”


       喻文州点点头,起身去了柜台结账。


      有时候则是这样的。


      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少天,走吧,你是这个计划的最终执行者,我必须保全你。”


      “可是队长……你……”黄少天泫然欲泣。


      “少天。”喻文州真挚又坚定,“你要相信,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不是没有意义的,总有一天光明会降临到这块土地上。”


       “嗯!”黄少天松开了手,表情凝重地转身离去。


       他一边点着蜡烛一边想着,黄少天啊黄少天,现在连哭戏也能演了,明年可以去角逐奥斯卡了。




       有时候还会这样。


       黄少天站在家里的凳子上换灯泡,忽然听得一声惨叫:“娘娘——你千万别想不开啊——”


       纵然是身经百战如黄少天此时也差点要从凳子上摔下去,喻文州跑过来扶着他的凳脚:“娘娘,你这是何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黄少天虚弱地一抬手:“小鱼子,给本宫熬点桂花莲子羹来。”


      “可小厨房早就没了莲子了。”


      “如今这宫里也是什么都没有了!!!”黄少天佯装大怒。


      “娘娘息怒,此时必须韬光养晦,今后才能东山再起夺回一切啊。”


      黄少天把新灯泡安好,“你别多话,去买莲子回来,钱在内务府支。”


      “内务府在何处?”


      “你连这都不知道!”黄少天瞪着眼,“床头柜抽屉,你钱包里。”




     喻文州的戏瘾一般爆发在二人世界的时候,坑只坑黄少天一个,但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想不到的事情就那么发生了。


      最近喻文州爱看都市情感家庭伦理剧,总是拉着黄少天演离婚,演得黄少天措手不及。


     “瀚文当初是你要的,你现在就想一走了之吗?”


     原来我还是个生了孩子就跑的渣男。那我就要符合渣男人设。


      黄少天眼睛一横:“哼,你就没有责任吗?这个孩子我当初没有和你商量过?”


     “你竟然是这么不负责任的人,总之瀚文你是不会要了对吧?”


     当然我要一渣到底。


     “这么说好像你很有责任心,你不也不想管他吗?”


     路过的卢瀚文听得心惊胆颤,队长和黄少不要我了吗?我做错了什么?!要让我转会吗?!!


      “队长黄少你们不要卖掉我!”卢瀚文哭着扑进他们俩之间,“我保证不偷懒了,发布会上也不推锅给黄少了,也不乱哭了!总之别让我转会哇哇!!”


      “呃……”黄少天揉了揉卢瀚文的头,“文州要不我们不离婚了?”


      这回轮到卢瀚文实力懵逼了。


      黄少天扶着额头:“等我出会儿戏。总之瀚文你会习惯的。”


      卢瀚文懵懂地点点头,丝毫不知道铺在他面前的是一条光芒的影帝之路。


     

评论

热度(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