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蕨菜汁

_(:зゝ∠)_

【安燕】笼子

短,无头无尾,深夜怨念产物。

燕子笼着一个旧旧的手捂,缩在并不合身的旧衣服里。她坐在小马扎上,望着隔壁向这里伸来的树枝上那几朵山茶花出神。

好安静呀,她想。深吸了几口湿冷的空气,冰冰凉凉的感觉顺着鼻腔传到胃里,连平常会从花枝上飞下来向她讨食吃的鸟儿都没了。

她突然感觉一阵紧缩,五脏六腑仿佛被关进一个窄小的盒子里,压的她喘不过气,只能张开嘴呼吸。眼泪无声无息地流了下来,砸在衣服上,晕出了深色的圆形痕迹。

好难受呀。燕子举起手随意地擦擦眼泪,莫名其妙的,胸口像是压了块石头。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扬起头,接着看那几朵山茶发呆。


不知道过了多久,紧闭的院门被推了开来。
走进来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甲胄和披风的异族女人。

燕子转过头来,看到了女人同最温柔的阳光一样颜色的头发,于是她扬起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对她铠甲上暗红色的干涸视而不见般,问道:你是来接我出去的吗?

安娅默不作声地看着她,坐在矮凳上的姑娘衣服微微凌乱,双髻却扎的整齐又漂亮,姑娘神色认真的称赞安娅:你可真好看呀。

说完,燕子站了起来,像鸟儿一样扑进她的怀里。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外面这样安静,是我把他们全都杀了呢?安娅想这样问她,可是最终只是拥抱住了她,什么都没有说。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