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蕨菜汁

_(:зゝ∠)_

小朋友的吵架与和好

ooc预警,逻辑漏洞预警。
幼儿园鱼和幼儿园天,竹马竹马。

又来了,黄少天撇撇嘴,把头顶上传来大人的叨叨叨当作一阵让人烦躁的游戏背景音。人家喻文州人家喻文州,觉得他那么好那你让人家当你儿子哦,说人家懂事文静又乖巧夸的像朵花似的,我被表扬拿了小红花的时候你们知道吗,不,你们只关心隔壁的喻文州。

“黄少天!你有在听吗!”发现他心不在焉的妈妈尖叫一声,抽走了他手里的游戏机。

黄少天眼睁睁的看着渐渐变远的屏幕里小人撞上了蘑菇,发出“嘟嘟嘟嘟嘟嘟”的死亡音效。

喻文州真是太讨厌了。黄少天又一次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黄少天并没有见过几次喻文州,喻家是新搬来的住户,恰巧碰到暑假,虽然是一个单元,却不和黄家同层,喻文州又是个安静坐得住的,给他一册图画书或是益智类的玩具,便能消磨掉大半的时间。但这不妨碍两家的大人搭上线。

所以被妈妈唠唠叨叨嫌弃的不止黄少天一个。喻文州也遭受到他妈妈的“别人家孩子”的精神攻击。

“你看看人家黄少天多活泼,你都不出去玩,闷在家里长蘑菇吗!”喻妈妈叉着腰发牢骚。

妈妈和那个黄少天都好烦啊。喻文州把书摊在腿上,捂住了耳朵这么感叹。



“你放手!”
“我不!凭什么不是你放!”
“我就差这一块了!”
“没这块不行!我必须要!”
黄少天和喻文州用眼神厮杀,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唯一一块拱形积木。

这个情形迅速引来了老师的注意。

噼里啪啦,刺啦刺啦,两人之间仿佛产生了电火花。

老师把刚一块新的拱形积木放到他们眼前晃了晃,“老师刚从隔壁班借来一块,你们俩一人一块,不要吵架哦”

可是僵局仍在持续,“谁先放手谁就输了!”两个小朋友的眼里仿佛传达着这样一句信息。

于是黄少天大声地表达了自己的决心:“我不要!我就要原来的那块!”

然而喻文州不按套路出牌的松开了手:“那我就拿新的这个吧。”

“喻文州小朋友真懂事”老师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夸奖他,给他发了朵小红花。

“黄少天小朋友要友爱同学哦”老师转过头戳了戳黄少天气鼓鼓的包子脸。

放学后,黄少天拽着小书包的带子跟在来接他的妈妈身后,一路走一路小声碎碎念“什么喻文州文静乖巧都是骗人的,今天跟我抢积木的时候眼神那么凶,居然先放手,太阴险了。我哪里不友爱同学了老师果然变了不把我当她的宝宝了居然表扬了喻文州大人都是这么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的吗”

“什么什么?你嘀嘀咕咕的说啥呢?”快过马路了,他妈攥着小书包上的牵引带把他提溜到自己身前看着,看到他张嘴说了话但没听清。

“我说——”黄少天大声回答她“妈你刚才动作怎么跟拽狗似的!”

“怎么可能”黄妈妈揉了一把儿子的头“你哪有狗可爱”

“……”黄少天向她发出了愤怒又谴责的目光:妈,崽对你很失望。

两个小朋友的关系暂时降到了冰点,到了帮妈妈到楼下小商店买酱油的黄少天碰到了帮妈妈买醋的喻文州,黄少天都要重重的哼一声扭头就走的地步。

暗中观察的喻妈妈忧心忡忡的给黄妈妈打了个电话交流情况。

“……好像没有用啊”电话那边传来喻妈妈的声音,黄妈妈沉思了一下,“好的,我知道了。没事没事,我觉得我儿子那脾气过不了多久他自己就绷不住了。嗯嗯,拜拜~”黄妈妈挂了电话,揪住从门口溜进来的儿子,“黄少天!我酱油呢?!”

兴许是真的少了个契机,你不理我我不理你的状况意外的持续了很久。

直到来年那个流行病盛行的春天。

黄少天刚从姥姥家回来,被灌了一大碗用来预防的中药,坐在他妈妈自行车后座上还苦的龇牙咧嘴的。

回来的路上碰到了同样骑着车的喻妈妈和喻妈妈后座上的喻文州。

两个大人停下来八卦家长里短工作近况,两个小孩面面相觑沉默不语。

黄少天苦兮兮吐着舌头皱着脸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

他表情太难看了,喻文州想。

他戳戳黄少天,递过去一颗糖。

黄少天看着他愣了半天才接下,“谢谢”他朝喻文州笑了一下,偏过头小声嘀咕“他不是不想跟我玩的吗怎么还给我糖,这是想跟我和好啊还是糖衣炮弹啊”

黄少天举着那颗糖认真观察,糖纸有点皱,糖好像也有点化掉了,可能是对方很喜欢的味道,所以攥在手心很久造成的。他转了转包装,嗯,味道很正常不是薄荷的,排除了糖衣炮弹。

黄少天剥开糖纸把它吃掉了。甜丝丝的感觉从舌头那里泛上来,嘴里的苦味减轻了许多。

糖很好吃。黄少天犹犹豫豫地把手伸进口袋,这是他和姥姥家的小表姐对着折纸书研究好久才叠出来的最好看的一个……

他咬了咬嘴里的糖。好吧,他想,看在他先伸手和我和好的份上。

一只小手攥着朵彩纸叠的蓝色百合花递到喻文州的鼻子底下。

“送给你,这个是回礼,你要好好珍惜它哦。”黄少天把花放到喻文州的手心。

“好的”喻文州嘴角弯弯地。

喻妈妈和黄妈妈默契地眨了眨眼。

春天确实是解冻的季节呀。



评论(2)

热度(13)